热线
029-89129150

行业新闻

如何轻松应对演出现场: Rob Thomas全球巡演设备大盘点

2019-11-29 编辑: Real-music

 




罗伯·托马斯(Rob Thomas)和乐队成员在巡演中全力以赴

 

对于Rob Thomas目前大火的Chip Tooth Smile(豁牙的微笑,没错,就是这么温暖又喜感)全球巡演,音频工作人员正在满负荷运转。我们终于逮到机会在后台一窥究竟。“我们需要在场地间来回运送所有东西。”FOH工程师Mark Chase介绍道。

 

因为巡演预定的场地规模不同,条件各异,从剧院到上万人的Mohegan Sun Casino 体育场等, Chase补充:“我们准备了五种不同的方案,有些场地有自带的PA,有些场地则没有任何扩声系统——我们需要将所有Adamson扬声器都吊挂起来;有的场所现有系统需要进行补充完善,比如前场补声等。”

 

位于加州南部的Sound Image为他们提供了Adamson Systems Engineering主设备。包括多达36只E15和12只E12 3通道线阵列扬声器,以及6只E219双19寸超低频扬声器。另有灵活的8只IS7P点声源扬声器和8只SpekTrix小型线阵列扬声器,可作为侧场和前场的补声系统。

通常, Chase会尽可能将主PA吊挂在舞台的外沿,因为主唱托马斯(Thomas),吉他手弗兰克·罗马诺(Frank Romano)和贝斯手阿尔·卡蒂(Al Carty)大部分演出时间都站在舞台前沿。除此之外,他还特意指出:“我们没有采用按部就班的配置——每次都是全新的配置方式。”

 

为了确定每次演出所需的扬声器数量和角度,Chase使用了Adamson Blueprint AV声场模拟软件。他介绍说:“我们需要针对每个场所进行计算模拟,每天都不同。” “例如,在Mohegan Sun体育场,我们吊挂了E15线阵列作为主PA,采用E12作为侧场补声,四只IS7P作为前场补声,还有每侧4只SpekTrix与舞台中央成45度角堆叠在超低频顶部,不仅可以覆盖前五行观众,还在主扩和侧场补声之间进行了很好的过渡补充。”

 

 


 

正在吊装的 Adamson 线阵列扬声器

 

Chase补充说,当E12作为侧场补声时,每侧吊挂6只,但有时它也会执行第二项任务——每侧3只作为主线阵的下挂补充前场。通常来说,这次巡演过程中,大多时候E15线阵列会吊挂在离中央28到30英尺处,3只E219超低频扬声器则位于距舞台中轴线32英尺处:“有了E15,我们可以在低至63 Hz范围进行控制,因此 低频扬声器以63或70 Hz作为分频点,来增加我在低频所需的声音–我希望你能感受到军鼓,底鼓打击过后空气的振动,Bass的低频,以及任何会引起空气流动的东西。这些超低频的还原真是太神奇了。”

 

制作经理安德鲁·克劳(Andrew Crow)说道:“这完全取决于环境和场地。很多剧院常常设有高层挑台,配置会更分散一些。”

 

 


 

Adamson扬声器系统由强劲的 Lab Gruppen 功率放大器驱动

 

主线阵由12台Lab Gruppen PLM 5K44功率放大器(“足以驱动18只E15”,Chase补充说)驱动,2台Lake LM 44处理器进行预设。另有2只机架每只包含4台PLM 5K44功率放大器为侧场和前场补声扬声器供电。

 

最后,E219超低频扬声器以心形配置并由PLM 20K44功率放大器驱动。Chase 说:“实际上只有4只超低频是向前投射的,但是那些E219还原的低频令人难以置信。”


 

 


 

工作人员正在部署Adamsom E219 超低频扬声器

 

在为Thomas和七人乐队混音时,音频团队采用了一种精简方法,其中包括减少使用外接设备。Chase解释说:“外接设备可以产生令人惊奇的效果,但是我不需要它们。”

 

除了希望尽可能自然地还原演出音频,还因为他之前遇到过的一些经历。“我在混音的时候,声音突然变了,我就想:‘这是什么原因?我该怎么办?’检查后发现没有设备发生任何故障,插头也都连接正常,麦克风也没有啸叫,所以你不得不焦头烂额地在一堆线缆中试图找出原因,然后突然间,声音又恢复了正常。”

 

其他混音工程师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,并将其归类为“数字复音”,好比乐器同时发出的音符数量超过了乐器的限定。Chase解释:“这时计算机在说——我需要分配更多的DSP。”你会纳闷:“为什么250-475 Hz频段从我的军鼓消失了?”即使有了多个DSP卡,计算机上的“死亡俄罗斯轮盘”也将开始旋转。它可能不会每次都发生,但是会有一定的概率。”

 

最终,得出的结论是,不需要周边设备,单靠调音台,也能够实现出色的演出扩声。我们在巡演时除了Rupert Neve Portico 5045音源增强器的两个通道(一个用于Thomas的人声,另一个用于Ayo Awosika的和声)之外,再没有任何外接设备。稳定性得以保证。

 

 


 

左-右: 监听工程师  Jeremy “Spud” Groshong, 制作经理 Andrew Crow, 监听技术 Morgan Despot.

 

对于产品经理Crow ——也是巡演的监听混音师,认为这是个完美的方法。“我不是一个喜欢用很多外设的用户。对我来说,这是个工作流程。”他补充说,舞台上有很多事情要做。除了鼓,贝斯和吉他外,乐队还包括两名替补歌手和两名乐器演奏家Korel Tunador和Matt Beck,可演奏键盘、吉他、萨克斯管和踏板吉他。

 

Crow继续说道:“加了一个鼓混响,两个人声混响和一个吉他混响——一共就这么多了——全部来自DiGiCo SD12监听调音台。” “作为监听混音师,这些对我来说就够了,有几个效果器就在手边,但是这个乐队完全没必要去用,我们很幸运有这么棒的演奏者。他们是一个非常有活力的乐队。”

 

简而言之,这种方法基于系统要做到“好的输入,好的输出”,这正是音频工作人员梦寐以求的。监听技术人员迈克尔·波拉德(Michael Pollard)说:“无论有没有效果器,都能获得令人赞叹的演出效果,为什么还要用它来增加潜在风险呢?因此,整个系统是自由的,不需要被一堆周边设备捆绑起来成就或破坏一场演出。从技术的角度来看,它更安全,从操作的角度来看,它是一场变革——进行预防性维护并保持混音干净,乐队对此感到非常满意。

 

Jeremy“ Spud” Groshong加入了对话,他于2019年7月加入巡演,担任监听工程师,可以让Crow专注于制作管理。“如果不能让它听起来不错,那一切将毫无意义。在其他演出中,我也试着这样做。Andy和我一开始就在同一家俱乐部学习音频,因此我们对此有着类似的观点。”

 

就像他在监听组的队友一样,Chase也利用DiGiCo SD10进行混音。他解释说,他在音频工程师托比·弗朗西斯(Toby Francis)的建议下于2011年转用DiGiCo,部分原因是他希望避免“数字复音”。

 

 


 

FOH 工程师 Mark Chase 在 DiGiCo SD10 调音台混音

 

 

关于拾音系统,他说:“我真的很喜欢在工作中搭配不同的麦克风——D6在我想要的低频下潜中增添了空气和动感,901的音调很棒。在硬摇滚、流行歌曲的高频可能会更多一些——两种麦克风都在3-6 kHz做了提升,以获得一些“金属”感。”

 

相比之下,Thomas的歌声用“ 3AM”比Matchbox 20更具声学感,Chase继续说道:“原本打算给tom鼓上用Sennheiser e 604 and e 904动圈话筒,但我想要体积更小一点的,就换成了Earthworks DM20电容话筒。这是我第一次用Earthworks麦克风,它们看起来与Shure BETA 98很相似。”


 

 


 

由Sennheiser和Shure系统组成的无线中心

 

Chase说,他喜欢用不同品牌的麦克风进行混搭使用:两个SHURE BETA 98用于底鼓。这很有趣——我们在架子鼓下用的Sennheiser 906动态吉他麦克风。我们以前试过614,但是没有成功,我手边能用到的麦克风只有906。演出中他笑着说:“这绝对是所有人听过的最棒的架子鼓效果,我做了什么?我做了150 Hz高通和大约3-4 kHz的低通(再往上也没有什么有用的信号了),我真的很喜欢用它做架子鼓的收音。



 

 

作者凯文·杨(Kevin Young)居住在多伦多,是一名专业的音乐家和作曲家。同时也是音乐和演艺科技方面的自由作家。

 

译自 | ProSoundWeb

作者 | Kevin Young

摄影 | Jim Trocchio

 

分享到

新浪微博

分享到

朋友圈

分享到

QQ空间

通过邮件

分享给朋友